月亮大九

这些人走到众人之前,它们已经有了自己的花冠女神。

真话与真理

你说的是真话,但并不是真理。将社会那不堪的一面赤裸裸的摆在众人面前,没有希望,不去寻找方法,自以为清醒,实则只是在黑暗中给瞎子点灯。或者更刻薄一些,这不过是抱怨、愤恨、妒忌等一系列情绪的出口,如同将污水冻成冰块儿再方方正正地切好,看似理性清明,所给与社会的只有负面。无动于衷是冷血,没有希望的嚎啕是冷血中的冷血。我相信我们需要的不仅是问题的发现,更是对于问题敢于乐于的解决。从天空俯瞰过之后,莫忘飞回地面,兢兢业业地将路走一走。

桃枝与梨树

我们认同旁观者清,以为旁人是客观的,他们的意见对于解决此时的当事者的难题有着莫大的帮助。然而他们或许只是匆忙嫁接了桃枝的梨树,根本没有明白来由,更未深思过结果。他们不过是另一个主观者,甚而很可怜,因为他们没有了解自己,就要给别人提一些建议。他们怎么会明白,只有当境遇、情感、知识、理性,甚至是生理条件汇兑在一起时,人的决策才是完整的。这不是主观主义,但是忽略主观条件,毫无疑问是愚蠢的。

乌尔比诺和他的老虎

像他那样一个天主教的卫士,向她提供的竟然仅限于世俗的好处:安全感、和谐和幸福,这些东西一旦相加,或许看似爱情,也几乎等于爱情。但它们终究不是爱情。——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